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1 09/ 19 16:16:00
來源:新華社

全運會|“失聰女鐵人”:命運或許不公 仍要逆風而行

字體:

  新華社西安9月18日電 “失聰女鐵人”:命運或許不公 仍要逆風而行

  新華社記者張澤偉、王沁鷗、王澤

  秋意漸至,江水微涼。17日,漢江岸邊的30多名“女鐵人”屏氣凝神,靜待發令槍響。

  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女子鐵人三項大戰一觸即發。

  只有澳門選手許朗的注意力并不在裁判的槍聲。因為她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搶在第一個出發。

  2017年9月3日,澳門隊選手許朗在第十三屆全運會鐵人三項女子個人決賽中獲得第六名。新華社記者王毓國攝

  自小,她就失聰了,聽不見任何聲音。20年來,她參加的所有比賽,都是靠觀察身旁的選手,跟隨她們出發。

  鐵人三項運動包括游泳、自行車和跑步,是對速度、耐力、意志力的綜合考驗。練這個項目的人,很自然被稱為“鐵人”。

  這是許朗第四次參加全運會,她給自己定的目標是進入前十。

  但出師不利。1.5公里游泳比賽結束時,她僅排在第24位。

  2018年8月31日,第18屆亞運會女子鐵人三項決賽,中國澳門選手許朗名列第三。新華社記者程敏攝

  “由于疫情導致約兩年沒參加比賽,近期的備戰訓練也不太系統,加上漢江水溫較低,且水流阻力較大,我很不適應。”許朗分析落后的原因。

  她從不輕易認輸。既然沒有退路,為什么不放手一搏?況且,自行車是她相對的強項。40公里的自行車比賽,她一圈一圈、一點一點地縮小與對手的差距。

  澳門隊領隊麥炳耀在賽道邊注視著弟子的表現。他沒有跟其他教練一樣,在弟子騎車呼嘯而過的剎那,聲嘶力竭地指導、交流。他只是用手機不停地拍著許朗比賽的視頻,用于賽后研究分析。

  “她有自己的比賽節奏。”麥炳耀說,聽不見聲音,對于騎車和從事戶外運動的選手來說,是非常困難,甚至是危險的。如果有人在旁邊指點、干擾,她更會分散注意力。

  2018年8月31日,第18屆亞運會女子鐵人三項決賽,中國澳門選手許朗(右三)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程敏攝

  在自行車比賽完成時,許朗追到了第13位。

  “我就是要把前面的選手一個一個追回來。”許朗語氣堅定。

  但接下來的10公里跑,她剛跑了一圈就開始抽筋。“這是我整場比賽最困難的時候,一度覺得自己撐不下來。”

  但一想到參賽的不易、想到邁過終點線的幸福,她硬是咬著牙關挺了過來,并再一次實現了超越,將最終名次定格在第九位。

  她超越的,并不是對手,也不僅僅是一場比賽,而是命運和人生。

  許朗生活照。(許朗本人供圖)

  5個月大時的一次醫療事故導致雙耳失聰,這打擊對于很多人來說是“毀滅性的”,但許朗打破了所謂的“宿命論”,生活跟正常人一樣。她從小堅持讀普通學校,融入健全人的學習、生活,后來還考入了北京體育大學。

  在北京,她參加了一次自行車比賽,結識了志同道合的朋友,隨后迷上了鐵人三項運動,開啟了非同尋常的運動生涯。她參加過多屆亞運會,其中雅加達亞運會獲得過銅牌。

  而事實上,許朗只是一名業余運動員。她的本職,是澳門體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員。每天上班前的兩小時和下班后的兩小時,就是她的體育訓練時間。

  “工作和訓練看似安排得很滿,但這二者互為調劑,訓練可以釋放壓力,帶來活力,提高工作效率。”她說。

  許朗在以往的比賽中。(許朗本人供圖)

  同時,她還在攻讀博士,爭取明年順利通過論文盲審。

  一個雙耳失聰的人,竟有這么多的工作和角色,該有多累!需要挨過多少困難和苦楚!

  但許朗并不這么認為。“困難越多,我就越想向它發起挑戰。這樣我才覺得自己更像一個鐵人。”

  或許,在她的生命中,從來沒有“容易”二字,自然也不知道什么叫“困難”。

  或許,命運有些不公,但體育永遠公平。她可以和許多人一樣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沖向同一個終點。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8691127881201
香蕉视频_成人短视频_香蕉视频官网ios下载_香蕉视频app免次数版下载